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发布的是口述真实故事,由陈拙和他的朋友们,基于真实经历进行的记录式写作,以达到给人生续命的目的。今天的故事里有一个男孩,他叫贾斯汀,18岁从美国来到金三角,在一个孩子们连粉笔灰和毒品都分不清的地方,想让孩子看到世界。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陈拙老友记】发布的是口述真实故事,由陈拙和他的朋友们,基于真实经历进行的记录式写作,以达到给人生续命的目的。每周一、三、五晚更新。

大家好,我是陈拙。

今天的故事里有一个男孩,他叫贾斯汀,18岁从美国来到金三角,在一个孩子们连粉笔灰和毒品都分不清的地方,想让孩子看到世界。

最开始,没人相信他,孩子们站在他授课的帐篷外不敢进去,连他的朋友都打趣他的固执。

一段时间后,事情慢慢好转,他却突然接到一个警告,严重的警告,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把理想挂在嘴边的人是不可信的,去做的人依然会得到尊重,只是有时候,付出的代价太高昂。

我的朋友沈星星在金三角生活一年多,这个男孩是影响他最深的人。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染血的国家地理

沈星星/文

对金三角山区的孩子来说,人生往往只有三种选择:加入贩毒组织成为童兵,到赌坊做侍应生,或是留在家里种植农作物。

2009年7月上旬,一个临时搭建的帐篷内,我的朋友贾斯汀正在给达邦的孩子们授课。看着底下坐着的20来个孩子,年龄参差不齐,大的十五六,小的只有四五岁,贾斯汀用白色的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个“A”,并且大声读了出来。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并没有想象中跟读的情况出现,孩子们呆滞地看着他,没人发出声响。

贾斯汀很着急,他像是一场交响乐演奏会的指挥家,不停挥舞手臂,粉笔在空中划出各种弧线,不断地重复“A”、“A”、“A”。

23天后,贾斯汀却永远沉入了水底。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贾斯汀1991年8月出生在美国波士顿的一个中产家庭,父亲经营一家律师事务所,母亲是骨科医生,家里有一个正在考医学执照的哥哥,和一个比贾斯汀小两岁的妹妹。

贾斯汀的五官很立体,蓝色的眼眸,一头浓密的金色卷发,一米八几但不健壮,两条腿瘦而长。

“在这里你得把腿藏起来,不要被人发现,会有危险的。”我笑着调侃他,左手握空拳,右手食指伸进空洞,比了个通用的下流手势。

他听了以后,很忧虑地问了我三遍:“真的吗?”我憋着笑点头。

自那之后,在潮湿闷热的达邦,贾斯汀成为唯一一个穿长裤的男人。

自从知道贾斯汀月份比我小,我就让他叫我哥哥,说在金三角我罩着他。他很认真地反驳我:“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不能叫你哥哥。”

他的皮夹里有一张和妹妹的合影,两人穿着天蓝色的滑雪服,站在雪山峰顶对着镜头大笑。

“你妹妹好漂亮,把她介绍给我呗?”我看着照片对贾斯汀问道。他抿着嘴,紧锁眉头,思考了十几秒,“我现在不能回答你,我要征求她的同意。”

贾斯汀小时候就和同龄人不一样,在大家疯狂追逐漫画和游戏的时代,他却最爱看电视里播放的纪录片,关于环境污染、动物保护、贫困国家人民的生活。

“每当我想到有那么多和我一样年纪的孩子得不到帮助,我就会陷入自责,整夜睡不着,我告诉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了。”

贾斯汀选择加入公益组织“宣明会”,这是一家国际性的慈善机构,立志帮助贫困地区的孩子获得教育资源。

“我是波士顿分区最小的一个会员。”贾斯汀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有显而易见的骄傲。他那年12岁,一个人跑到宣明会驻波士顿办事处,敲响了负责人办公室的门。

“他不同意我的请求,说16岁才是最低入会年龄。但是我每天放学都跑去打扰他,坚持了一个星期,他没办法,只能找我父亲谈话。”

贾斯汀笑了起来,“但他没想到,父亲很支持我。”

宣明会定期组织人员给当地福利院的孩子上课,贾斯汀作为帮助行动的随同人员,负责采购物资、登记人员、维持秩序。

“4年时间里,除了没有上过讲台,其它环节我已经很清楚了。”贾斯汀告诉我,公益不是简单的资金和物资援助,你不能站在高处俯视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而是要从对方真正的需求出发,还要兼顾到他们心中的自尊。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我第一次见贾斯汀,是他来达邦的第三天。当时黑板上钉着一副巨大的世界地图,帐篷内摆了20多张铁质折叠课桌和塑料凳子,桌子上放着《国家地理》杂志,贾斯汀正对着世界地图,用不流利的缅语讲述每幅图画的具体位置。

帐篷的四周没有封闭,谁都可以进去,我站在旁边听了一会儿,虽然缅语不好,听不懂讲课内容,但觉得《国家地理》的配图好看,环顾四周发现没有座位,就把离我最近的一个小孩拉起来,自己坐到凳子上。

屁股还没热,就看到贾斯汀朝我径直走来,用胳膊环住那小孩,眼睛盯着我。瞬间,20多双稚嫩的目光朝我射来,竟然有种被扒光衣服的羞耻感,我不自觉地站起来。

我刚想走出去,贾斯汀就跑到自己居住的小帐篷,从里面拿出个凳子递给我,还塞给我一本《国家地理》。

“中国人?”下课后,贾斯汀用英文问了我一句。看到我点头之后,马上转换成蹩脚的中文:“你好,吃了吗?”

我被他逗笑了,贾斯汀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也是过来帮助这里的人们吗?”我犹豫着点了下头。

“哇,你来自哪个组织?”贾斯汀一瞬间兴奋起来。见我没回答,他并不在意,反而拉着我品尝他带过来的食物。“这是我亲手做的三明治,可惜保质期很短,带的不多,这块给你。”

我已经厌倦了缅甸当地食物,贾斯汀的三明治在达邦可以说是人间美味。他让我和他一起吃,可惜只吃了一天,三明治就吃完了,只剩下压缩饼干,我不爱吃,但还是每天都会到贾斯汀的帐篷来。

因为我的英文很吃力,所以在交谈过程中,我往往要让贾斯汀重复一遍刚才的话,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习惯性地向右边瞟下眼睛,在英文中夹杂一些中文。

在我看来,他是个天才,不光会一些简单的中文,还能讲德语和西班牙语,为了这趟金三角之行,他甚至利用空闲时间自学缅语。

贾斯汀准备了3年。“这是我几年来做的功课。”他拿出厚厚的一沓笔记本,上面记录了他制定的两个月详细授课计划:第1天到第3天先和孩子建立友谊;第4天到第10天给他们看《国家地理》;第11天开始增加播放世界各地的风景图片和歌曲的课程;第15天正式教授英语等。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看图听歌有什么用?”我觉得这课程的制定不科学。

贾斯汀脸上绽放的笑容收了回去:“这是必须的,我必须让这里的孩子先了解到世界的美好,这远比知识更加有用处。”

他说这只是前期计划,过段时间他还会号召同伴一起过来,带来先进的农作物耕作知识、种子和设备,建立一所实验学校,帮助人们找到长久稳定的经济来源。

“这是一个长期工程,我打算花费5年的时间来完成这一切,现在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贾斯汀伸出食指比了个“1”。

“你是一个好人。”虽然不理解这种行为,但不阻止我伸出大拇指。

这时候,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这也是闷热的金三角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贾斯汀右手揉搓卷发,咧开嘴大笑,雨点砸在雪白的门牙上。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半年前,我从云南昆明来到缅甸达邦,在达邦本地大佬猜叔手下当卡车司机,猜叔承包了深山里毒贩的生活物资输送,我的工作是开车把可乐,方便面之类的食物运送给进山的人,虽然是和毒贩做生意,但不用和他们直接打交道,是相对安全的一环。

七月份的金三角因为糯康和赵伟背后势力的斗争,导致局势分外紧张,我可以不用走货,每天无所事事靠贾斯汀解闷。

来上课的学生人数也不断增加,一开始,我在座位上自顾自地看《国家地理》,很快,我就变成了维持课堂秩序的人。

到第10天时,帐篷内已经挤满了孩子,甚至有很多妇女和老人站在篷外,翘首打望。上课时间从早上8点到下午4点,延长到傍晚6点。

“嘿,一切都在往预期发展,不是吗?”我刚把车停在帐篷门口,贾斯汀就过来给我一个拥抱。

我一脸嫌弃地推开,拿了瓶可乐给他。贾斯汀几口就喝完了。作为回报,贾斯汀从口袋里掏了块巧克力给我。

我没有打开包装,放在手里掂了几下。“你觉得对这些孩子来说,是老师重要还是巧克力重要?”

贾斯汀带了几箱巧克力过来,作为激励学生的法宝。他会给每天按时过来上课的孩子们做一个登记,下课后奖励一块巧克力。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贾斯汀很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把箱子拆开,数数里面还剩下多少块巧克力,哪怕箱子是满的,也要一一打开来数一遍,如果还在足够预期发放的数量里,他就会快乐地哼几句歌。

贾斯汀告诉我,等看到这里的一切明显变好的时候,巧克力还没发完,他会非常开心。

但正是为了得到这一块巧克力,很多孩子往往会在凌晨五六点就出现在帐篷门口,等待两三个小时。贾斯汀和孩子提了几次不要这么早过来,但并没有效果。

“你觉得这样的奖励好吗?”我问贾斯汀。

贾斯汀原地沉默了一会儿。“不好,但是我害怕。”他害怕一旦没有了巧克力的诱惑,孩子就不会再来。

“不要想太多,那些上课的大人可没有巧克力。”我安慰了他一句。贾斯汀的眼神耷落在地面,情绪显得很低落。

我决定给他上一课。

“见过她么?”我指着前方附近一个正蹲在地上撒尿的小女孩。贾斯汀点头,这是从第一天就过来上课的学生。

我让贾斯汀站到车子后面,走进帐篷拿了上课用的粉笔盒,挥手叫小女孩过来。女孩有十一二岁,但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显得很瘦小,锁骨带着皮高高凸起。

我示意女孩摊开手掌,然后把盒子里的粉笔灰倒在上面,像是给侄女糖果。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女孩咧开嘴角,朝我鞠了三个躬,继而转头环顾四周,确认没人后双手握拳迅速跑开,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靠着泥墙蹲下来,按住一边鼻孔,用另一边鼻孔猛地一吸,整个人就开始剧烈咳嗽,鼻涕和眼泪不停往地上流淌。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贾斯汀单手扶着后视镜,嘴巴微张,右手举起,停滞在空中许久,又颓然放下。

我钻进副驾驶,从抽屉里拿出珍藏已久的二锅头,递给他一瓶。贾斯汀看也没看就把手里的酒瓶往地上砸去。红星的瓶子很硬,没有碎,只是在泥泞的土路上砸了一个小坑。

贾斯汀朝女孩快步走去。还没到跟前,小女孩看到贾斯汀,就挣扎着站了起来,也许是蹲的时间太久导致脑袋缺氧,双脚晃了一圈,蹒跚了几步,才有力气迈开腿往前奔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贾斯汀脖子上的经脉凸起来。

我弯腰把二锅头捡起来。“这些孩子以为粉笔灰和海洛因一样都是毒品,在这里,毒品是很昂贵的零食。”我把手上的粉笔盒举了起来,“难道你没发现里面少了很多粉笔吗?”

贾斯汀像是一条被人卡住喉咙的山蜥蜴,张牙舞爪却无能为力。

我把二锅头重新递了过去,打开车子的后备箱,从里面拿了两杆鱼竿出来,“钓鱼去吗?”

贾斯汀没回答,我拽了他一把。

路上,贾斯汀问我:“她为什么要跑?”

我告诉他,因为那女孩认为你是过去打她的。

快到河边的时候,贾斯汀突然说道:“对不起。”

我摇摇头,“没事,这里是金三角。”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流经达邦的河流叫追夫河,河面不宽,水质也略显有些污浊,似乎有一层青绿色的泡沫浮在表面,近年来因为环境污染越加严重,导致很多当地人染上了传染病。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贾斯汀带来的物资里有几十箱矿泉水,第一天就分发给附近的每一户人家,同时向大家承诺,以后会在这里安装一个净化水质的设备,让所有人都能喝上干净的水。

开始并没有人相信,但是很快,贾斯汀的真诚让大家都对他开始产生信任感,也同意把自己的孩子交给贾斯汀。达邦多是老人和妇女,他们不理解上学的概念,贾斯汀就说让他们过来玩。

“没意思,要不我们玩个游戏吧?”我钓了一会儿觉得无聊,提议道:“你先钓上鱼,我给你10美金,我先钓上鱼,你口袋里那个iPod归我。”

贾斯汀摇头,“我不赌博,而且10美金买不到iPod。”

“要是价值相等还用打赌吗?”我接着说,“这样,要是你赢了,我指出你今天上课的一个错误。”

贾斯汀立马转过身,“我上课有错误?”

我点头,“很大的错误。”

他抿嘴纠结了很久,“好。”

贾斯汀先钓了一条小鱼上来,“10美金我不要了,你告诉我错误在哪里。”

我歪头打量贾斯汀一会,“我还没有想好去哪里给你找个错误。”

贾斯汀怒了,伸手就给了我一拳。

“我晚上很寂寞,想听歌,等我回去那天,把它给你。”

我用磕巴的英语和贾斯汀畅聊了中美文化差异、宗教信仰和爱情观等话题。“你们中国人是不是都会功夫?”

我把鱼竿插进土里,走到岸边找了块平坦的小石子,弯腰甩手,打了一个十二连水漂。

“中国功夫。”我扭头对贾斯汀说道。

贾斯汀摆手,“这不是中国功夫。”他详细解释了为什么石子能浮在水面的物理知识。

“他不同意我过来,但是我成功说服了他。”贾斯汀说他和父亲进行了一场男人间的谈判,他的父母问了他两个问题,一,这件事是不是你确定要去做的?二,你是否要为这件事付出所有你应该做的努力?

贾斯汀强烈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当然,我还告诉他自己是和六七个同伴一起出行,绝对没有危险。”

这时,我手里的钓竿一沉,还以为是鱼儿上钩,拉上来一看,是个黑色的塑料袋。“你这不是欺骗吗?”

“对父母不算欺骗。”贾斯汀很快回答,“你呢,你怎么说服你父亲的?”

我把钩子上的塑料袋扯开,丢到一边,“我父亲不是一个好人。”

贾斯汀没再发问,伸手拍打了几下我的背部。

我和贾斯汀聊起中国高考的艰辛,他表示不敢相信,“哇哇哇”叫个不停。“你是没考上大学对吗?”我沮丧着点头。

“你可以过来美国读大学。”他说。

我瞟了他一眼:“没钱。”

他问我大概需要多少钱,我随便报了个10万美金的数字。贾斯汀一手撑着脑袋,考虑许久,“我可以借给你。”

我噗嗤一声笑了,“我可没钱还。”

贾斯汀摇摇头,“虽然你现在没钱,但是以后会有的,我相信你。”

我没理贾斯汀,去旁边的水坑抓了个虫子,挂在鱼钩上,甩进了河里。过了一会儿,“你说真的?”贾斯汀用力地点头。

“你们美国人恋爱是不是很随意的?”贾斯汀听了我的话,惊讶地张开嘴,“我们对感情是很认真的。”他说对感情认真是一个成熟男人的必备选项,自己还没有谈过恋爱。

我问他:“那你没有和女孩子做爱过?”贾斯汀点点头,“我第一次做爱是在14岁,但那只是派对上的娱乐活动。”

他说这次过来的很多物资都是朋友赞助的,他带着大家的期望来到这里,帐篷里的投影仪就是他喜欢的女孩提供的。

“那女孩也是一个好人。”我朝着贾斯汀伸出了大拇指。

“是的,她很美。”

“那你为什么不和她表白?”

“因为我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生理上的冲动?前天我已经确定不是,但是昨天又不确定了。”

我扶着额头,“那你今天确定了吗?”

“没有。”贾斯汀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夜晚的河面很平静,能听到细碎的雨滴落在水里的声音。贾斯汀陷入了沉默。

“我能帮助他们改变吗?”

“不知道。”我诚实地摇了摇头。

气氛沉寂了很久,“至少,不会再糟糕了。”我对贾斯汀说。

贾斯汀不知道,每天下课以后,就是拿到巧克力的孩子和没有拿到巧克力孩子之间的斗争时刻。我见到一个孩子被打倒在地,脑袋不停地被同伴用石块敲击,却始终没有松开握着巧克力的右手。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在这片土地里,暴力只会隐藏,不会消散。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那夜过后,贾斯汀上课时变得更加努力。“你认为我刚才说的内容怎么样?”下课之后,贾斯汀不顾我的反对,拉着我讲了半小时的课。

“我缅语很差的,听不懂。”我摇摇头。贾斯汀瞪了我一眼,又重新开始练习。

他开始采取一对一谈话模式。把孩子叫到一边,问他们对于上课内容的感受,有没有什么不明白的,有哪些内容是他们喜欢的之类。但是全都哑火,孩子只是站着,从不回答,眼神很怯懦,如果贾斯汀不抓住孩子的手臂,他们立刻就会跑开。

“孩子害怕你打他们,不敢回答的。”我说。

贾斯汀问我为什么。我告诉他:“在这里,说别人的坏话是要被打的。”

山区的孩子是金三角一个普遍缩影,一面装满恐惧,一面充斥暴虐。

有一天,贾斯汀告诉我,他和孩子交流的努力取得了成果,有个孩子说因为帐篷里站着很多人,在后面坐着看不到黑板。

“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他打算升高放置黑板的台阶。

“所以呢?”我问贾斯汀。

“你能把你房间那两张竹床放在这里吗?”贾斯汀拉着我走到讲台位置,比划了一下大小,说弄些石块垫在竹床下面就可以让黑板变得很高。

“那我睡在哪里?”我佯装恼怒地看着他。贾斯汀掏出口袋里的iPod递给我,说是补偿。

“算了。”我摆手把iPod推了回去。

也许是黑板的事情带给孩子信任,陆续有孩子选择和贾斯汀交流,课堂上学会了举手发言,有的女孩子甚至还会说自己喜欢贾斯汀。事情看起来正在朝着好的一面发展。

“今天有人叫我离开这里。”贾斯汀告诉我,某天下课后他被几个当地人围住,对方让他马上停止给这里的孩子上课。

“是什么人?”我问他。贾斯汀摇头,表示不知道。

“要不先停一段时间吧?”我下意识觉得不对。

“我是美国公民,这是我的权利和自由,我绝对不会投降的。”贾斯汀音调很高。

他十分坚持,之后几天,又接到两次类似的警告。

我再次试图劝他,贾斯汀可能被我说得不耐烦了,直接告诉我:“如果真的出了事,我父母还有我的哥哥和妹妹。”

我有些无计可施,“如果你这一次公益再不停止,可能就倒在这个地方,后面所有你想做的东西都没了。”

贾斯汀说过,他还想去其他国家,帮助不同国家的人,甚至已经做了一些准备。

“这是我第一个想做的东西,如果我第一个都没有做好,遇到危险就退缩,后面就完全坚持不下去了。”虽然他还只是公益组织的预备役成员,却不肯妥协。

我实在劝不动,也不能把他的帐篷烧了,想了一圈,没觉得贾斯汀惹到了谁,加上他本身的性格原因,就没有再劝,毕竟美国公民的身份能够在全世界的大部分地区带给人安全感。

三天后,刚巧夜晚没下雨,我约贾斯汀去河边喝酒。两人搬了一大堆干木柴放在石头上,淋上汽油就变成篝火,我们面朝河流坐了下来。

“这首很好听啊。”我和贾斯汀两人一人一个耳机,听着iPod里传来歌声。“这是乡村音乐。”

贾斯汀开始和我解释什么是乡村音乐。

说话间,我突然听到远处传来“嚓嚓嚓”的声响。这种声响我很熟悉,是靴子踩在石头上才会发出来的。金三角什么人才会穿靴子?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见到黑暗中有阴影靠近火堆,继而露出三个人的身影。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看清楚他们面部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要出事。我们这些做边缘生意的人都管这种脸叫毒贩脸,是贩毒组织核心圈负责执行的一类人,是真真正正见过血的人。

领头的那个站着,盯着我们看了大概有六七秒钟。

贾斯汀说了句:“什么事?”就打算站起来。

我把手拍在贾斯汀的手上,想叫他不要说话,但是话卡在胸腔怎么也叫不出来。贾斯汀过去没多久就发生了争吵,他的情绪很激动,右手不断在空中挥动,我的耳朵此时开始发出“嗡嗡”声,听不清楚周围的声音。

几乎就在一瞬间,领头人就把手枪指在贾斯汀的脑袋上,没有任何迟疑地扣动了扳机。

我不知道那把枪的具体型号,但一定是大口径手枪,因为小口径手枪近距离射脑袋会出现一个小孔,而大口径手枪则会让后脑勺像是剥开榴莲一样爆开,脑浆像是果肉落在地上摔个稀巴烂。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也就在这一瞬间,贾斯汀倒了下去,右手还保持着之前挥动的姿势,不停在地上抖动。后面两个人走上前来,一人拿出菜市场挂猪头的挂钩,朝贾斯汀脖子上扎去,一钩一拉一拖,就装进另一人准备好的黑色的大塑料袋里,用绳子封口打结,另一头挂了一块石头,就近沉入了河里。

我整个人都懵了,只记得那天是自己走回家的,对其他事情完全没有印象,当再次醒过来恢复意识,才发现自己正趴在床上饿的厉害。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缓了两天,猜叔上门找我来喝酒。灌了半瓶威士忌,我缓过来一些。

我看着屋顶,“猜叔,你知道有个美国人在这里吗?”

猜叔点头。

椅子坐的我很难受,把屁股四处挪着,“他前几天死了。”

“我知道。”

我的手垂在腿上,弓着腰,呼吸很重,眼睛看着桌面,“猜叔,你是不是事先就知道?”

猜叔觉得有些好笑,“这里是我的家,你说呢?”

我点头,“也对。”

沉默了一会儿。我鼓起勇气抬头,看着猜叔深呼吸几口,“你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

猜叔笑了出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一刻,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之后几天,可能是我没能隐藏住情绪,猜叔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几次找我喝酒的时候,他都露出扫兴的表情。

又过了两天,“猜叔儿子”过来找我。说是猜叔儿子,其实就是一个猜叔的手下,长得瘦小,一脸的刀疤,他是那种猜叔去厕所的时候会守在门口递纸的马屁精,所以我叫他猜叔儿子。他告诉了我贾斯汀被杀的理由:

金三角的贩毒组织人员消耗的很快,需要不定期补充兵源。因为十月份雨季结束就是出货的黄金期,而训练一个童兵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所以一般集中在七八月份招兵。

这些贩毒组织除了招募一些周边国家的雇佣兵,主要的兵源就来自组织附近的山村,而达邦因为人口较多,生育率也比较高,所以一直都作为中型的童兵供应地。

和外界想象中不同,贩毒组织招募童兵并不是抢掳,而是会和孩子的家庭商量。如果孩子在组织里能存活下来,这户人家每月就会得到两到七袋大米不等,取决于组织内部考核情况。

在征兵时,通常还会询问孩子自己的意见,这是为了防止孩子有过多的负面情绪,不利于训练,但大部分孩子给些零食就愿意过去。

而贾斯汀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在贾斯汀开帐篷小学之后,不仅孩子们不愿意去当童兵,就连不少大人也开始不同意了,缅甸人从众心理很强,加上达邦实在太小,一旦有户人家拒绝应征,其他人往往也会选择多做考虑。

为什么他们改变了自己的选择呢?被征兵可以定期拿到食物,而贾斯汀送出的巧克力只存在于这几个月。也许是见识到了世界的美好?也许是贾斯汀许诺给他们的希望?我没有去问过,只能在心里猜测。

“为什么以前没人和我说过这些?”我懊恼地问道。

猜叔儿子惊愕看着我,“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这句话仿如一记重锤,砸醒了我。如果早知道这些,就算把贾斯汀的帐篷烧了,我也会赶他走。

可惜没有如果。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金三角的秩序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猜叔给我安排了新的送货任务,经过村庄时,我看到有孩子和妇女站在路旁伸手,我停车,依例从后备箱里拿出些小包装的米和油交给他们。

回到营地,已是隔了一个星期的傍晚,天下着阴沉细雨,我重新来到帐篷,那里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附近的老人蹲着抽水烟,冒起的白雾很快消失;妇女则忙着烧火做饭,都是些野草野蘑菇,不舍得加盐;熟悉的孩子面孔少了很多,只留下一些年纪小的在互相丢石子玩。

似乎一切都没改变。

直到我看到有个男孩子趴在树荫下,不停翻动面前的《国家地理》,咧着嘴在笑。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我也笑了起来,仿佛重新回到了课堂:投影仪正在播放像素很渣的图像,那是关于南美洲风光的,每跳过一幅,孩子们就会“啊”地叫出声来。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

陈拙说:

我和沈星星多次聊起贾斯汀。

星星说,贾斯汀是他见到的第一个美国人,又傻又固执,和他想象中的美国人一点都不一样。

我问他想象中的美国人是什么样。

星星说,“以前一直觉得美国人是坏的,是帝国主义,印象是从历史书里来的。认识了贾斯汀后,又对美国人印象不错。”

恐惧和偏见源于未知,贾斯汀改变了星星的想法,也一定在孩子们心里留下了点什么。

可惜,贾斯汀太早被极端暴力杀死了。

美国学者斯蒂芬·平克在一本解释暴力为什么会减少的书里说,将人类推离暴力的有四位善良天使,分别是:移情、自制、道德感和理性。

移情,特别是同情意义上的移情,让我们对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而不是当机立断地开枪。

一项关于二战老兵的研究中就发现,战斗中有能力使用武器开火的士兵不足15%-20%,另有研究说,绝大部分子弹都没有击中目标。

人们会这样做的前提是,认为他人和自己是一样的。这种对个体产生的移情甚至可以扩展到个体所代表的群体。

贾斯汀想要改变金三角的方法是对的,出现的时机却太过微妙。他最后的选择或许不明智,但谁有资格评价对错?

贾斯汀来不及改变金三角,但确实改变了沈星星。

星星曾经怀疑,给孩子们看图画和风景有什么用呢?可当我问他,是否喜欢旅行,去过哪些地方的时候,他说,欧洲和亚洲的许多国家都走过了。

贾斯汀的死,是星星决定离开金三角的原因之一。逃离的过程在金三角01:逃离金三角“监狱”里。

在金三角02:穿越国境线,星星讲了自己从云南偷渡缅甸,给毒贩送假货的经历。

要是你想知道那片土地上发生的更多传奇,可以看看金三角03:黑暗领地,里面有缅甸人的民间英雄桑帛,赌场里的中国马仔张浩,和少女阿珠。

我顺利完成4连更,之后每周四的晚上10:04,都在这儿等你。下期会讲星星逃离之后的事儿。

星星还在继续写,超人爸爸加班加点画插图,我也在努力寻找更多带劲儿的故事。

你遇到有故事、写故事的人,记得把这篇文章转给他。我和那些差点儿就没了的故事。

我就能快一步成为日更拙。

(文中部分人物系化名)

事件名称:染血的国家地理

事件编号:金三角04

亲历者:沈星星

事件时间:2009年7月

记录时间:2018年4月

插图:超人爸爸

【天才捕手计划】捕捉最带劲儿的真实经历。接受投稿,一经采用,将按照故事质量提供千字400-1000元的稿酬,上不封顶。我的邮箱:storyhunting@163.com。

初一到初四,金三角故事陪你过年。纸质书4月份上市。

"染血的粉笔灰:毒品是这儿昂贵的零食"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