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的年,五块钱是巨款,二八车把上挂着浸透油纸的甜果子

父亲那辆二八车把上,一边挂着浸透油纸的甜果子,一边挂着没有添加剂的江米条,我们坐在大梁或后座上,说说笑笑就到了山那边。

以前的年,五块钱是巨款,二八车把上挂着浸透油纸的甜果子

(114051126网友提供)

从前的年,

过得很缓慢,

走一家亲戚要花上一整天。

父亲那辆二八车把上,

一边挂着浸透油纸的甜果子,

一边挂着没有添加剂的江米条,

我们坐在大梁或后座上,

说说笑笑就到了山那边。

五块的压岁钱在那时算是巨款,

握在手中感觉自己像个老板。

和兄妹疯玩,不小心弄掉一块钱,

深夜里想起这事儿,

总会忍不住难过好几天。

从前的年,

过的是团圆,

走亲戚从初二走到十五,

一出动就是一大家子也没人烦,

乡邻间不像今天这般冰寒。

那时候没有手机,

更没有电话短信拜年。

吃饭时有说有笑地吃饭,

见面时诚诚恳恳地拜年,

烛光下老友能说很久的话,

雪地里离别的亲人舍不得再见。

没有电子设备和高科技的年代,

专注的心和真切的情,

布满记忆中春节的每一天。

"以前的年,五块钱是巨款,二八车把上挂着浸透油纸的甜果子"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